抗癌新药“艾易康片”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相关案例

乌云中一丝丝的阳光

  


       这个冬天,时隔一年重新走进甄女士的家,似乎还能够看到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甄女士场景,躺在病榻上的痛苦的模样,还能听到她有气无力的说话声。家中的陈设依旧简单到可怜的地步,家具应该还是80年代的木质家具,早就因为年头的原因,而破旧不堪,家中唯一的一台家用电器也就是那个破旧的电视机,有时候拍一拍才能出来了能看的图像。

  见到记者来了,甄女士的老伴还是止不住泪流满面。在他心里,甄女士好像还没有走,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,服用XXX药品的2年中,甄女士奇迹般的能够下床,并且开始忙里忙外地操持家务。“家里要是再有点钱,让甄女士继续吃XXX药,我家说甄女士不定就好了。”甄女士的老伴说到这里,悲痛地都无法言语,“甄女士的命真是太苦了啊,都是我没用,没有让她能够享过一天福啊。”

  天有不测风云。在很早的时候,不幸就已经降临在甄女士的家中。老两口唯一的儿子第一年就因为外出打工出了工伤,不久就离开了人世。老两口也就凭借着甄女士老伴的退休工资勉强过活。由于甄女士人勤快,会打理,家里的日子虽然不宽裕,但是老两口在吃喝用上,总算也没吃过什么苦头。

  2013年那个冬天是甄女士老伴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冬天。’”那年的冬天特别冷,甄女士不知道在哪天感冒之后,就开始一直不断的咳嗽。”甄女士老伴回忆起来,声音都是颤抖的“然后,她每天都开始嚷着没力气,没力气,却还是不肯去医院。我心里也知道,甄女士是怕花钱。”就这么持续了一个月之后,甄女士在一次咳嗽中,忽然就吐出血来,这可让老两口都吓了一跳。

  “然后我就硬拖着甄女士到附近的医院去看,各种化验做下来,就判断甄女士是肺癌。”这个噩耗不仅是给甄女士判了死刑,也等于给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判了死刑。在不得已之下,甄女士才住了院,每天不仅要面对昂贵的住院费,还要接受痛苦的化疗。在长达半年的住院中,癌细胞不仅没有适当的控制住,在某一天的化验中,医生还告诉甄女士她又得了腺癌,属于肺癌的转移,这让老人真是更加绝望。

 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,甄女士每天只能看着窗外,默默地流泪。想到本就不富裕的家庭,之前好容易攒的养老钱已经见底,但是病却并不见好,这对于甄女士来说,简直是把他推入了绝望的谷底。“反正也是一死,我就别再拖累家庭了。”在得知自己的癌细胞转移之后的第二天,甄女士就不顾家庭的反对和医生的阻挠,坚决要回家,“这病我不治了”。

  回到家后,甄女士只能躺在床上度日。偶尔感觉身体好些,就会到楼门口的坐着。“当时甄女士真是瘦成了一把骨头,她跟我说想吃也吃不下去,水也喝不了,晚上就是躺着睡觉,也是感觉全身疼,怎么也睡不着。”甄女士的邻居王阿姨是甄女士一家的好朋友,没事经常来甄家帮忙,当谈及甄家的情况时候,也会情不自禁的流眼泪。“看到昔日那个做事风风火火,说话嗓门清清亮亮的快乐人,我就感觉到命运真是对某些人太不公平了。”

  在王阿姨的倡议下,热心的邻居后来轮流来照顾甄女士。但是,依靠药物维持的甄女士身体每况愈下,从之前还能走,慢慢就只能躺在床上。原来还能说话,慢慢就变成了只能有气无力的点头。

1528706626571422.jpg

  这不就是眼睁睁看着甄女士死吗?王阿姨当时的心也是紧紧纠成了一团。这时,王阿姨的远方表弟的一个电话,给予了一个重要的信息。“我的表弟当时得的也是肺癌,而且比甄女士的还严重,医院已经主动放弃他了。因为他和甄女士的病一样,我就试着和他们一家联系了一下,没想到他说自己吃了XXX药之后,各项指标都开始正常了。”

  不管是不是真的,起码比等死强吧。抱着这个念头,王阿姨半夜敲响了甄秀琴家的门,一五一十的给甄秀琴的老伴讲了这件事情。“试试吧,好吗,甄女士。”甄女士老伴看着病榻上奄奄一息的老伴。

  抱着试试看的念头,甄女士老伴先买了两个疗程。毕竟已经在医院治了那么久,医院开的药也吃了不少,现在就是吃药真是就图个心安。在之后的每一天里,王阿姨每天都来看着甄女士吃药,毕竟她的心里也打鼓,这已经在生死边缘的人了,还能吃药吃好了吗?

  刚开始甄女士还比较排斥吃药,她的意思是不要再白花这个钱了,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。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王阿姨的热心,然后开始慢慢按照疗程服用。“即便是没有用,好歹什么方法咱都试了。”王阿姨每天来就是念叨着这句话,她心里也是盼着自己的老姐妹能够有那么一点点好转。

  就在王阿姨的悉心照料下,甄秀琴开始按照说明服药。就在某一天王阿姨再给甄秀琴递水的时候,竟发现她自己坐起来接水,并且神志清醒地认出了自己的老邻居。“王姐,这段日子真是辛苦你了。”甄女士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比之前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精神了。

  这是真的吗?王阿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她赶紧叫来了甄女士他老伴,“秀琴,你感觉怎么样?”老伴轻声问着。“昨天晚上睡的不错,感觉胸口这里这里没有那么疼了。”甄女士清楚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。“好,好。”王阿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,“甄女士在好转了呀”王阿姨对着甄女士的老伴说。

  在服药的三个月后,甄女士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。看着一天好似一天的情况,王阿姨和甄女士的老伴一同推着她到医院检查。到了医院,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甄女士红光满面,连之前的主治医生都非常惊讶,赶紧带着甄女士去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。一圈检查做下来,各项指标都呈现出了下降的趋势。

  不可能,不可能。医生连连惊呼,这真的是奇迹了呀。听到医生的话,甄女士还感觉医生在骗他,她马上问身边的王阿姨,是不是我要死了,回光返照了,医生哄我来着。还是赶紧回家吧。

  虽然还是将信将疑,但是甄女士还是坚持吃药,就她自己感觉,饭也吃的下了,觉也睡得着了。特别是在一天里,她还能够自己下床走路了。“我是不是真的好了呀。”这是甄女士下床的第一句话。

  “服药一年后的那一年,是我和甄女士最高兴的一段时间了。她就像没生命一样,开始收拾屋子,做饭,甚至还能和邻居们一同出去买菜了呢。”甄女士的老伴回忆起那段时光,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。可是家里的经济条件就是这样,我们只能买的起二年的药。如果,如果秀琴能一直吃下去,可能她就好了。甄女士的老伴又开始了痛哭。

  王阿姨回忆起来,“二年中,检查过4、5次了吧,指标一次比一次好,甄女士都说是医院唬她呢。可是她自己也承认,身上有劲了,也没那么难受了。可是他家也就那么个情况,要是能再借点钱,可能秀琴还是能多活几天,多看看每一天的阳光。”

  走出甄女士家,我们的心还是沉重的。但是看到乌云中一丝丝的阳光透出来,心里总有一丝慰藉,要相信,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你想不到的事情的,还是要对未来充满信心。想到这里,我们的脚步也略显轻快,结束了一天的采访。


  图片关键词


Powered by aiyikang 6.0.0 ©2008-2019 www.iyk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