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癌新药“艾易康片”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相关案例

原来生命可以重来



跟很多癌症患者一样,我在患病前一直觉得癌细胞跟自己毫无关系。2014年,刚刚要享受生活的我在一次与朋友无意的聊天中,发现自己和癌症扯上了关系。

那天朋友和我聊起了的话题是乳腺癌,在朋友的话语中,我隐约觉得很多症状和自己很像。乳腺增生、结节、乳头扁平等等词语在朋友的口中一出,让我紧张了起来。

20143月,我在家人的陪同下,来到医院做超声。检查报告提示,左侧乳房有包块,需要到乳腺科作专门检查。就这样,爱人帮我在网上预约了乳腺科的专家号。那天下午,我们如约赴了专家门诊。在排队等候时,抓紧时间做了钼靶检查,虽然钼靶报告第二天下午才能出,但专家的初诊和B超报告已表明,左侧乳房高度怀疑是乳腺癌,医生要求我们的子女来,必须立即办理住院登记,以便尽快手术。

这真是晴天霹雳,虽然知道乳腺癌手术成功率高,但这终究是可怕的癌啊,我们想到孩子们都忙,她们能扛得了。于是立即交押金办理住院登记,希望尽早摆脱病魔,但到病区后,被告知没有床位,回家等通知------

孩子终究还是知道了,请假回来陪着我们。但是,医院乳腺科床位也紧张,放化疗病人的病床周转更加困难。癌细胞的凶恶、儿子假期的短暂对我来说争取时间非常重要。幸运的是,一个月后病区解决了周转病床,我顺利入院。

对于一些女性患者而言,切除乳房失去的不仅是身体的一部分,更有一种女性身份被剥夺的心理感受,一些人甚至觉得失去乳房是一件讳莫如深的事情。在我看来,社会压力还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,有的人很自卑,就老觉得别人在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。

来老挝寻找延长生命的奇迹

由于自己就对乳房的完整特别在乎,所以在患病初期常留意失去乳房的女人们,她们有的人心灰意冷、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;有的痛苦无奈抱怨命运的不公;有的强颜欢笑,内心却敌视健康人群。很多人曾对我说,“如果我没有乳房,我就去死。”

发现乳房异常的半年后,我接受了乳腺癌手术。手术前,我扭头看到左边病床的王阿姨正解开衣服做检查,顿时吓了一跳——胸部空了一侧,像一块搓板,皮包骨头。术后,她整个乳房都是青色的。黑色的、粗粗的手术线爬在胸上,狰狞恐怖。“美和身体的完整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挺重要的,但是相对生命那算不了什么……牺牲在所难免,但是值得。”

经过一段时间的内心纠结,我决定切除乳房。

手术中一切均如期望的那样顺利。

手术后,我缠着绷带回家,惴惴不安地对儿子说:“看,我已经是一残疾人啦。”儿子看了一眼,镇定地说:“妈,你现在跟我一样了。”

我知道这话里的另一层深意: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了。我想起很多不愿意告诉家人、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伤口的患者,觉得自己才真正释然。“我有一个女人的身体,同样拥有一个男人的胸膛和胸怀,挺好的。

就在我以为自己获得新生的时候,又一个噩耗传来 ,扩散了。又是住院,看着病友一个一个的离开,我有些绝望了,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亏,有些坚持不住。

直到一天爱人神神秘秘的让我吃药,说是远房亲戚从国外邮过来的。我其实是不信的,毕竟手术都做不好的,但是为了让爱人放心 ,我坚持吃。

一天,两天,三天,一周过去了,我忽然发现疼痛并没有那么明显了,也好像有点力气了。

 就这样病情似乎渐渐的稳定了,我的身体也慢慢的好起来,一晃,半年过去了。

 现在距离我首次服用艾易康片已经过去六个多月了,我的生活早已转入正轨,仍在上班,回家后画画绣花、写博客写书,偶尔参与一些公益活动。我喜欢花花草草和漂亮衣服,如果不是会比常人更容易感到疲倦,连我自己都会忘记,自己原来是一个乳腺癌患者,谢谢老天又一次给我新的生命。

 图片关键词

 


Powered by aiyikang 6.0.0 ©2008-2019 www.iykang.com